春秋战国历史百科

广告

郑灵公因玩笑致政变丢性命?

2011-12-11 18:58:26 本文行家:郑直_用心沟通

灵公元年春,楚献鼋於灵公。子家、子公将朝灵公,子公之食指动,谓子家曰:“佗日指动,必食异物。”及入,见灵公进鼋羹,子公笑曰:“果然!”灵公问其笑故,具告灵公。灵公召之,独弗予羹。子公怒,染其指,尝之而出。公怒,欲杀子公。子公与子家谋先。夏,弑灵公。郑人欲立灵公弟去疾,去疾让曰:“必以贤,则去疾不肖;必以顺,则公子坚长。”坚者,灵公庶弟,去疾之兄也。於是乃立子坚,是为襄公。

 

郑灵公郑灵公


 

    据《史记·郑世家》记载:
    二十二年,郑缪公卒,子夷立,是为灵公。
    灵公元年春,楚献鼋於灵公。子家、子公将朝灵公,子公之食指动,谓子家曰:“佗日指动,必食异物。”及入,见灵公进鼋羹,子公笑曰:“果然!”灵公问其笑故,具告灵公。灵公召之,独弗予羹。子公怒,染其指,尝之而出。公怒,欲杀子公。子公与子家谋先。夏,弑灵公。郑人欲立灵公弟去疾,去疾让曰:“必以贤,则去疾不肖;必以顺,则公子坚长。”坚者,灵公庶弟,去疾之兄也。於是乃立子坚,是为襄公。

    这说的是一个由君主“戏言”而导致的一场宫廷政变的历史故事。

    故事发生在春秋时期的公元前605年,因为郑灵公一句玩笑话,惹怒了两位郑国宗室、大臣的子公(公子宋)和子家(公子归生),竟引发了一场做梦也想不到的政变,使得郑灵公被杀,国君易主。

    这一天,上朝的时候,子公的食指忽然自己动了起来。在一边的子家觉得奇怪。子公对他说:“每当我的食指这样动的时候,就能尝到非同一般的美味。这种情况已经发生多次,没有一次不应验的。看来,今天又要大快朵颐了。”子家听了将信将疑。

    过了一会儿,内侍果然传命,郑灵公要请众臣吃鼋羹(王八汤)。子公见状大喜:“果然不出我之所料!”子家等人也跟着笑了起来。郑灵公见他们笑得开心,忙问何故,众人告知原委。郑灵公戏之道:“应验不应验,还不是寡人说了算!我不请你吃,你就吃不到!”

    朝贺已毕,群臣退入朝房休息,等待美味。子家对子公说:“虽有美味,倘若主上不召你,那怎么办?”子公不以为然地说:“主上遍赐群臣,怎么会单单丢下我。”

    散朝后,郑灵公对内侍一番吩咐。他要开个玩笑,存心不让子公的食指应验。

    日影西斜。群臣重新上朝,按照品级大小,依次入席两厢叙坐。子家与子公的官阶最高,当然为左右首席。郑灵公环顾群臣说:“鼋是水族美味,异常难见。今天的大鼋,更是稀有。寡人不敢也不忍心独自享用,愿与众卿一起品尝。”群臣纷纷起身拜谢。

    一会儿,疱人端着鼎走进来。只见白汽弥漫飘散,香味冲入鼻孔,群臣抽动着鼻翼,眼巴巴地望着疱人。庖人径直向前,跪献郑灵公。郑灵公拿起筷子夹起一块鼋肉送进嘴里,接着又喝了几口鼋汤,连声赞道:“好香的肉,好鲜的汤!”

    经过灵公这么一搅动,鼋羹的香味更浓了,仿佛空气里到处都是那沁人心肺的香味。过了好一会儿,灵公才在众人的期盼之中吩咐:“每人赐肉一鼎,象箸一双!”疱人依照灵公的吩咐,一改往常从上座奉食的章程,竟从下座一鼎鼎地把鼋羹端上来。端到最上首的二席,偏又只剩下一鼎鼋羹。疱人为难了。他看看子公,又看看子家,迟疑不决,只好启奏道:“鼋羹只有一鼎,不知赐给哪位,请主公明示。”郑灵公瞟了子公一眼,笑吟吟地吩咐:“赐给公子归生吧。”

    这样一来,众臣都吃到了鼋羹,唯独子公没有吃到。人们嚼着肉,喝着汤,有滋有味。唯独子公在那里眼巴巴地看着,满脸窘相。郑灵公看在眼里,不免得意,哈哈大笑道:“寡人将鼋羹遍赐众卿,与大家同享美味,偏偏轮不到公子宋的。命该如此,可见公子宋的食指并不灵验!”

    再看子公,他的脸涨得通红,尴尬已极:他在子家面前已说了满话,话说得太绝;今日百官都得到了国君的赏赐,连品级低微的百石小官也得到了一鼎鼋羹,偏偏自己二千石俸禄的贵戚重卿却没有。在满朝文武面前,自己还有什么脸面?子公满肚子怨气无处发泄,听到灵公的话,总算找到发泄的地方。是灵公损了他的面子,坏了他的灵验,他要在灵公那儿找回来。只见子公霍地跳起来,跑到灵公面前,将食指伸进灵公的鼎里,叉出一块鼋肉,放进嘴里吞了下去,也哈哈大笑道:“臣已经吃到了鼋肉,臣的食指到底还是灵验的!”说罢,也不理会灵公,径自下堂离去。

    在群臣面前,子公竟敢如此放肆,他的眼中哪里还有国君的尊严?郑灵公气呼呼地摔下象箸,狠狠地说:“真是不成体统,公子宋欺寡人太甚!郑国虽小,难道就没有尺寸之刃,砍下欺君犯上者的项上人头吗?”

    子家见状,连忙和其他大臣弃鼎离席,跪下叩头,谢罪说:“公子宋向来与主上亲近,今日之事,他是恃主上恩宠开个玩笑,不是成心失礼。请主上看在平日的情分上,原谅他吧。”

    郑灵公铁青着脸,也不搭话。群臣见状,也不敢再多言。君臣不欢而散。

    子家觉得事情不妙,便没有回家,而是竟自去见子公。他把灵公动怒的情况讲了一遍,劝他说:“明天入朝,一定要向主上谢罪。”子公怨气未消,振振有词地说:“不尊重别人的人,别人也不会尊重他。是主上先失礼,他还想处治我,我凭什么要向他赔礼认错?”子家劝解道:“事虽如此,但君臣之间,不可因戏语而生怨怒。还是谢罪为好。”子公不置可否,子家只好退去。

    次日,两人一同入朝。子公随班行礼,全无惶恐负罪之语。倒是子家看着着急,几次暗示他,子公却只当没看见。子家只好躬身说:“公子宋昨日染指失礼,特来向主上告罪。他惶恐之间不能措辞,请臣代为转达。望主上念在他多年来勤谨办事的份上,饶了他吧。”一边说,子家一边向子公使眼色。但子公全然不理,这个梯子算是白搭。郑灵公一见子公那个样,气就不打一处来。他绷着脸,冷冷地说:“是寡人得罪了公子宋,他哪能有什么错处?哼!”说着起身,拂袖而去。

    彼此不相让,怨隙越结越深。子公出朝,秘密派人请来子家,对他说:“主上恨透了我,恐怕还要杀我。俗话说:‘先下手为强’。与其坐以待毙,不如起而自救,先行发难。”

    子家连连摇手,道:“使不得,使不得!自家的家畜养得时日久了,还舍不得下手,何况一国之君,谁敢轻言弑逆?不可胡言乱语,徒惹祸端!”

    子公见子家不从,马上见风转舵,笑着说:“我不过是开个玩笑,您不要当真。”

    子家道:“这种玩笑可不是随便开的!谋逆死罪,还要株连宗族,岂可戏言?你放心,我不会多嘴多舌的。”说罢,告辞而去。

    虽然子家满口应承,但子公并不放心。万一走漏了风声,就有亡身灭家的大祸啊!只有把子家搅在里面,才能平安无事。他知道子家与灵公的弟弟公子弃疾关系密切,数有往来,便到处传言,说子家与公子弃疾经常秘密相聚,不知商议何事。好事不避人,他们恐怕要做什么危害社稷的勾当。

    听到这些传言,子家吓坏了。他急忙找到子公,质问道:“你胡说些什么呀?这简直是要我的命!”

    子公道:“我信任你,和你商量大事,你却不干。这是成心害我死呀!既然如此,我也就顾不上什么朋友之情了,我一定要你和我作伴。”

    子家素来懦弱,遇事优柔寡断。见子公如此说话,骇然道:“你要干什么?”

    子公咬牙切齿地说:“主上是个昏君,这从分赐鼋肉这件事上就能表现出来。这样的昏君,早就该废掉!我要行大事,废昏立明。我们共同扶立公子弃疾如何?”

    子家想了想,苦着脸说:“你看着办吧!可别把我牵连进去,我决不说出去就是了。”

    得到子家默许,子公便有恃无恐了。他暗中聚集家甲,重金贿赂灵公左右,趁灵公秋祭斋宿,半夜潜入斋宫,轻而易举地杀死灵公。然后,以暴疾讣告国人。

    政变后,子公等欲立公子弃疾为君。公子弃疾不忍心兄长的暴死,更不愿受人挟持,便托词不干。不得已,子公和子家遂立郑灵公的庶弟公子坚为君,是为郑襄公。

    按孔子作春秋,书曰:“郑公子归生弑其君夷。”放过罪魁祸首子公而归罪于子家,这是为什么?因为子家身为执政重臣,惧谮从逆,知其事而不敢言,“任重者,责亦重”,所以孔子归罪于子家。

    我们且不说孔子的归罪是否恰当、合理,起码子家与子公沆瀣一气、同为罪魁祸首已经毫无异议。

    今日看来,玩笑之言,玩笑之事,本无伤大雅。但因为一句玩笑,导致了一场流血的宫廷政变,导致了即位刚刚一年的国君掉了脑袋,却很有些值得回味和深思的地方。

  言而有信,自古而今都是做人必须坚守的一条基本准则。在我国古代,为王者有“君无戏言”之谓,为民者有“尾生抱柱”之典。尾生的故事毋须赘述,“君无戏言”后边的一段故事却不能不说。

  据正史记载,周成王同弟弟叔虞做游戏,顺手摘了一片梧桐叶子给弟弟,说这是玉圭,我封你为诸侯。叔虞很高兴地把这件事告诉了周公,周公立刻去见成王,求证封侯的真假。成王说,我不过是陪他玩玩而已。周公说,天子一言既出,史官就会记下来,朝廷上下就会谈论,也会在全国流传开来,封侯怎么可以当儿戏呢?于是,成王只好封叔虞于晋。

  这就是“君无戏言”这句老话的最早来源,意在教训那些帝王们说话算数,否则就有失天子的威信。对于至高无上的当权者来说,立言当慎不仅仅是威严所系,更重要的是关乎社会成本。除非时机成熟、势在必行,但凡涉及到全局层面的政令都要慎重出台。朝令夕改,必然会引起社会运行机制和轨道的转换以及黎民百姓行为和心理的调适,而转换和调适的过程,都要付出一定的社会成本。

    诚信是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之一。无论在过去或是现在亦或是未来,诚信对于建设人类社会文明都是极为重要的素质。在我们看来,诚信是立人之本;诚信是齐家之道;诚信是交友之基;诚信是为政之法;诚信是经商之魂;诚信是心灵良药。平民百姓尚且需要诚信,何况君主乎?

    作为国家事务的统治者、领导者、管理者,诚信二字是至关重要的。 《左传》云:“信,国之宝也。”指出诚信是治国的根本法宝。孔子在“足食”、“足兵”、“民信”三者中,宁肯“去兵”、“去食”,也要坚持保留“民信”。因为孔子认为“民无信不立”,如果人民不信任统治者,国家朝政根本立不住脚。因此,统治者必须“取信于民”,正如王安石所言:“自古驱民在信诚,一言为重百金轻”。

  在现实社会生活里,政府官员执政为民,不是仅看花多少钱办多少事;我们个人为人处事,不是仅看水平能力,更多的是看是否得人心,是否缺诚信。有的官员“说得比唱得好听”,光盯住面子与政绩,就是不为民众多办实事好事;有的个人只是要求别人有诚信讲诚信,而自己就很难用诚信来对待他人。在文明发展的今天,诚信度日益低落的现状,确实很令人担忧。

    也许,郑灵公一句玩笑丢了性命的故事,告诉我们是“君无戏言”的残酷性。但在故事背后,不也同样告诉我们诚信与民心的重要性吗?

分享:
标签: 郑灵公 因玩笑 导致 政变 丢命 | 收藏
百科的文章(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涉及医学、法律、投资理财等专业领域,建议您对内容评估后咨询相关专业人士。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