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秋战国历史百科

广告

骊姬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三)

2011-11-21 19:43:16 本文行家:张玉兰_思文

晋献公死了,三皇子死了,然而皇位并没有落到奚齐头上,而更不幸的是奚齐也死了,所有参与阴谋的人都死了……

 骊姬的如意算盘又落空了。骊姬越发焦躁起来,但优施却不慌张:“这计策失败了,虽然遗憾,可下一步的计策已经订好了。” 

    其计策便是,一方面让苟息依附于奚齐,另方面是把里克从申生那边拉开。

图片 1图片 1


 

    “只要是夫人说的,陛下就会听。您向陛下提出来,要求苟息伴着四公子。荀息也好,只要是陛下有命令,他也没有办法,也只能听。里克的事,交给我去办。我想办法让申生主动地疏远他。

    荀息不出优施所料。他早就看穿了骊姬是图谋让儿子奚齐取代申生立为太子。为此,他和里克是拥戴申生的。但是,君主既然有命令也不能不服从,没有办法,只好去伴奚齐了。

    另一方而,优施带上美酒去造访里克。因为优施是献公得意的乐师,又是能够自由出入后宫的人物,所以也不能慢待。于是,里克把他请入客厅。优施道:

    “我是一介乐师,府治也好,军事也好,我全不懂,大夫近来忙于各种国事,看样子辛苦了。偶尔弄到几罐好酒,特来孝敬。”

    好酒贪杯的里克高兴极了,立刻就摆开了宴席。少顷,优施便说道:   

    “我给您唱上一曲如何?”

    于是,优施放开得意的歌喉,唱道:

暇予吾吾

不如鸟乌

人皆集苑

己独集枯

    “不愧声音嬝嬝,但歌词的意思我不明白什么意思?歌中的“苑”、“枯”是什么意思?”

    “苑是森林,枯是枯木。就是与其独居枯木,不如与大家一起在森林里生活为好的意思。

    “前两句呢?   

    “多半是说一边想着在世界上悠闲地生活,却不合群成了孤家寡人,还比不上鸟雀呢!

    “所言不差。能不能再给我唱一遍听?”

    “不过是逢场作戏而已。”既然愿意听,优施说着,又唱了一次。

    “原来是‘已独集枯’啊!

    只说了这样一句,里克便沉默不语了。

    优施随后又给里克斟上,优施也只是默默地饮酒。不一会儿,优施就告辞了。

    这天晚上,里克派出使者,悄悄地把优施叫到府里,说    “那首歌,森林和枯木深深地打动了我的心。你能不能再把那首歌的缘故给我解释清楚呢?”

    “既然如此,我就说说。比方说吧,母亲当上国君的正夫人,儿子当上太子,这应该是一件高兴的事,如同鸟群集合于森林似的。与此相反,母亲死了,儿子遭到国君的厌弃,尽管身为太子,其地位将被剥夺,这便是枯木的意思,面临着不久将被伐倒的命运。所以给您唱这首歌听,是想劝大夫不要固执于枯木,还是到森林那边的更好。”   

    你是说固执于枯木,性命危险吗?陛下是想伐倒枯木吗? 

    “让我说个明白吧。陛下是打算诛杀申生,立奚齐为太子。荀息已经对枯木绝望,去伴奚齐去了。我觉得大夫在肯定会伐倒的枯木上也呆不下去了。”   

    “哦!是这么回事啊!话虽如此,我既不好意思忽然扑打着翅膀飞进森林去,也不愿意和枯木一道被砍倒,此刻,我的心情哪方面也不想依附了。

    “既然这样,就按您的意思办好了。”

    “这样行吗?      

    “当然行。

    对于优施来说,这正中下怀。只要使里克疏远申生就好。他要是接近奚齐,反而是个麻烦。

 

 

 此外,一有机会,骊姬就对献公说:

    “您能不能把申生召回来一下?我想跟申生好好谈谈,将来的事不要他那么担心。”

“这事用不着。”献公说。   

    但也禁不住骊姬的一再请求,献公答应,把申生叫到了绛城。

    骊姬举行了盛大的宴席招待了申生。在宴会之后,骊姬把申生邀到庭园的亭子,说道:

    “你还记得在这儿的事吗?

    申生对此避而不答,问道:

    母亲大人,您把我叫来,有什么事?

    又叫我母亲大人,你心里明明瞧不起我这夷狄之女,那时候也是这样口口声声地叫母亲大人,何必那么虚伪呢。

    和从前一样,骊姬让申生坐在亭子的长椅子上,依偎在申生的身上说话。

    这天晚上,骊姬对献公说:   

    “申生这个人太没有礼貌了。我就奚齐的事从各方而拜托他,可他不好好地听着,反而在亭子里握着我的手说:“跟我父亲那样的老糊涂太无聊了吧,跟着我怎么样?”

    “申生怎么会这样呢……”献公说。

    “我知道您会这样想的。可是在背地里他真的是这样说的。申生是陛下侧室所生的儿子,所以,他也许想把陛下做过的同样的事加在我的身上。申生在背后都干些什么,明天只要您看看就会明白的。”

    次日,骊姬让献公躲进亭子对面的树林里,骊姬仍然邀请申生到庭园里来,申生虽然不愿意但也没有拒绝的理由。不多时蝴蝶和蜜蜂都聚集到骊姬的周围。因为她的头发上抹了蜂蜜。骊姬缠着申生说:

    “这是怎么回事,虫子这么多,申生君,请你帮我我赶赶这蜜蜂。”   

    申生按照她说的,一再抖袖帮她驱赶,但不管怎么驱赶,蝴蝶和蜜蜂立刻又围着骊姬的头飞来飞去。   

    献公看到这种情景,不用说,就以为申生戏弄了骊姬。这天,献公很无奈地让申生回曲沃去了。

  


    从此大约过了一个月,献公外出狩猎,一时未回。在这期间,骊姬派出使者到曲沃,去给申生送信。信上写着:

    “陛下昨夜梦见齐姜饿得很难受,让太子给你母亲大人祭灵。请速在祭灵之后。把上供的酒肉都送来京城。”

    申生接信后,立即祭奠生母齐姜之后,派人快马加鞭地把供品的酒肉送到绛城给晋献公享用。

        这时,优施正在向梁五和东关五索要毒药!

   “二五”手中的毒药是用来炼丹之用的,只要用量控制得当,炼制的丹药是不会对身体有多大的害处的。但是,优施索要的竟然是大剂量的毒药!

   “二五”犹豫着不肯给,害怕优施拿毒药去害了献公,那他俩可就失去大靠山了。虽说骊姬早已承诺将来会继续保证他俩的富贵,但倘若奚齐做不了君王的话,那他俩很可能会因此招来杀身之祸!        于是,优施解释说如果现在害了献公的话,对骊姬甚至任何人没有好处,因为奚齐现在还不是太子,而他们的目的只是想嫁祸申生而已。“二五”想想觉得也有道理,于是千叮咛万嘱咐之后给了优施一包毒药。

    刚好在这时,献公完了六天的狩猎回来了。骊姬把毒药放在了申生送来的酒和肉里边,若无其事地把它们拿到了献公的面前。

    献公按照惯例,斟酒之后,把头一杯洒在地上。于是,发现洒了酒的土地上冒起了一股烟。

    “陛下,请慢着!”骊姬指指洒在地上酒,吩咐一个侍女说,“他也许放了毒。喂,你来尝尝是不是有毒。”

    侍女只喝了一口,立刻就气绝身亡。

    “照这样,肉也……”

    骊姬说着,拿了一片肉丢给了院子里的一条狗。狗吃了肉,马上就倒下了。   

 “申生竟然干出这般无法无天的事,都怪我,正因为我和奚齐在。我和奚齐一起吃了这肉死了算了。”

    骊姬这样说着,夹起一块肉就跑。献公慌忙连声叫道:

    “挡住骊姬!.抢下那块肉!

   

荀息进宫听闻此事后也是吓得老脸变色,他也没想到居然有人敢毒害献公!可是,荀息极力向献公担保说,太子申生宅心仁厚,绝对不会加害自己的君父!献公也觉得申生不是这样的人,但此事因他而起,总归要追究一番。于是,献公让荀息拟旨,只说自己正欲食用祭肉之时却发现肉里有毒,此事定不是好的征兆,严令申生彻查,尽快找出下毒之人!

  申生接到旨意后大惊失色,这些祭肉他自己也吃了一些,却并未发现有毒!申生知道陷害他的是骊姬!自从多年前骊姬勾引他遭到拒绝后,申生便觉得骊姬时时都对自己的生命进行威胁。

  申生早知道骊姬在捣鬼!也知道“二五”已经和骊姬狼狈为奸了!可是他能有什么办法呢,说什么父亲也不会相信他。

  申生的部下们听说这事都恨得咬牙切齿。有人劝他亡命,有人劝他向献公去作说明,但申生对两者全拒绝了。

   “如不亡命,我将被杀的吧!倘若亡命,可以免遭杀害,早晚真相大白时,父亲大人就会感到颜面扫地太丢人了。如不说明,有人会说我为企图杀死父亲。加以说明,仍让父亲大人丢丑。死是以身作证,最为无可非议了。”

    申生说罢,自缢身死。这是献公二十一年十二月间的事。   

    正巧这时重耳和夷吾也来京了,听说出了这样的事,害怕骊姬的魔手伸向自己,也来不及向献公打个招呼,便急急忙忙各自逃回了蒲和屈的居城。   

    重耳和夷吾也参与了事件,也不和陛下打个招呼,便慌慌张张地跑回去了,就是最好的证据。骊姬对献公这样说。

    献公当即向蒲和屈派出了刺客。   

    “胜而不吉,谗言大兴”。 

   史苏观看龟甲的裂纹所作的预计,让他猜中了重耳从蒲亡命去狄,夷吾从屈亡命到梁国去了。

    骊姬的阴谋终于取得了成功。然而在五年之后,献公之死的同时,骊姬的计划遭到了破产。   

    周襄王元年九月,献公在位二十六年死去。死前,献公招来荀息,委以拥立奚齐之事。荀息暗想:“这就叫作命运吧!

他只能这样想。荀息原本对骊姬抱有反感的,因为他是申生的同伙。他因附于奚齐,而奉命接受献公的遗嘱。

    骊姬在献公的灵柩旁悲痛欲绝。奚齐在灵柩前,灵柩后边是荀息,而稍稍离开一点的是优施和二五。骊姬旁边是她的妹妹,抱着去年刚刚生下的婴儿,婴儿由献公取名为悼子。然而,那是东关五之子。在死前那年,献公也许知道了此事。

    在灵柩前,意外地飞来一个人影儿。听到哎呀了一声,血光崩溅。倒在灵柩前面的是奚齐,已经气绝身亡。

    “骊姬娘娘,这是我的过失,我以死来谢罪”。

    荀息想以头撞柱而死。   

    且慢,荀息。骊姬制止住了。

    在人们惊惶失措当中,这是意外沉着冷静的声音。

    奚齐虽死,还有悼子在。怎样,请你照料悼子。

    就这样,还不满一岁的悼子,当天也死了。

    杀死奚齐逃掉了的刺客,是里克一伙的。里克又进一步杀死了悼子。在这一混战中,荀息死了,二五死了,优施也死了。剩下的只有骊姬和她妹妹二人。骊姬对侍女们说:

    “大家都逃命去吧,璧也好,玉也好,帛也好,只要有喜欢的东西,就带上逃命,快些逃命去吧!逃晚了就没命了。

    让侍女们都逃跑之后,骊姬和妹妹一起来到了庭园。这是骊姬曾经引诱过申生、引诱过重耳、引诱过夷吾的地方,也是让申生驱赶蝴蝶和蜜蜂,把这情景给献公看的地方。如今,一切都还在,只是人们都不在了啊!”骊姬和妹妹这样说。

    在庭园的中部有一口井。来到井边之后,骊姬又对妹妹说:

    喂,我们也去吧!再不赶路恐怕来不及了。  

    两个人飘动衣襟,毫不踌躇地投身井中。

    里克的一队人马进入这座庭园,是在这片刻之后……

百科的文章(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本文行家向Ta提问

张玉兰_思文1966年6月13日出生,籍贯:黑龙江省北安人。现住北京,自由撰稿人、文史研究者,作品先后发表在各类报刊杂志,2006年协助著名辽金史专家王德恒先生搞辽金西夏史研究和东北亚丝路,至今已经完成24个课题,文章发表在《知识就是力量》《内蒙古日报》《北方新报》《吉林日报》

行家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