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秋战国历史百科

广告

骊姬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二)

2011-11-21 19:34:26 本文行家:张玉兰_思文

计策之一。关于三个皇子被皇帝身边的宠臣二五巧妙地向陛下提出建议分别上任去了,这就等于申生丢掉了太子的地位。优施对骊姬说:多半陛下在考虑立四公子为太子,如果陛下谈到此事,这都是托夫人和令妹之福。他们俩感到十分满足。今后也希望您们这种游戏继续下去。倘若让这两个人发生倒戈,我们就会死的很难看啊,你知道吗?”

一年之后,奚齐生日之际,骊姬对优施说道:   

    “那孩子的长相,这阵子越来越象你了。”

    优施边安慰着骊姬,边问:像不像夷吾呢?

    “要说象他,也有点像。”

    “但不知这短时间你和夷吾的关系如何?

    “一直也在暗中来往着,但是我想悄悄地毒死他……”

    “你说什么!你千万不要那样做。只要是四公子的长相像我,那就是我们骊戌的血统,也就是夫人的血统。如果象夷吾呢,那就是晋室的血统,只要是晋室的血统长相就像陛下了。

“我要筹划的不是这个。我就是想毒死夷吾,不想让他活在这个世界上。

    “你这又是为什么呢?

图片 1图片 1


 

    “我是为了让我的儿子当太子,继承皇位。如果这孩子是你的,那么说这孩子就完全是骊戎的血统了。是陛下的孩子也好,是夷吾的孩子也好,这孩子一半的血仍然还是骊戎的。我要让我的孩子继承这个国家已雪我们亡国之耻,你明白吗?”

    “既然如此,那就不光是夷吾了,太子也好,重耳也好,都得干掉。”

    “是的!我是这样想的。”

    “既然是这样,就不能轻举妄动了。”

    “那我该怎么办?你帮我出个主意吧。”

    哎呀!优施心想:“如果能够让骊姬的儿子继承这个国家,自己就作为最大的功臣,不,或者作为国君的父亲,就能够为所欲为地支配这个国家了。”优施想到这里,顿觉心情激动起来。

这样吧,一切听我的。首先把献公身边的宠臣“二五”的梁五和东关五这两个人拉拢过来,让献公勒令三个公子到边远的地方去。优施把这事告诉骊姬说:

原来晋国有两个非常出名的方士,一个叫梁五,一个叫东关五,晋国百姓都称他们为“二五”。这二人宣传的神怪之论神乎其神,把老百姓们哄得信以为真,纷纷追随他们,并高价购买他们炼制的丹药。后来,连晋国的达官贵人们也成了他俩的忠实信徒。晋献公听说这事之后却把他们召进了宫中。

梁五和东关五见过不少的诸侯国国君,他们非常了解这些君主心中最期望的事情,那无非也就是能延年益寿,甚至是长生不老!“二五”很下了一番功夫,收集了一些有壮阳功效的药草炼制在丹药之中,而这些君主们服用丹药之后短期内都觉得精力充沛了许多。晋献公也不例外。因此,在服用了“二五”炼制的丹药,又听这二人滔滔不绝的一番吹嘘之后,晋献公的心理上和生理上都发生了一些细微的变化,人也变得更有激情,更有活力了。从此,晋献公对这二人信任有加,无论他们什么要求都尽量满足,甚至对有些国事也愿意听这二人的建议。

 

    “办法由我和二五商量。夫人您就装作什么也不知道。对那三个皇子人,您千万不要和和陛下说任何事情。即使陛下问您,您就极力对三个皇子夸奖就行了。但是为了能把二五拉过来入伙,光靠金银财宝的力量是不够的,因为二五是陛下的宠臣,金钱他们不缺的。我认为靠女人来征服他们是最好的办法,这就得牺牲您和您的妹妹了,您能答应吗?……”

    “你这让我们做什么呢?”   

    “想让您们和二五通奸,夫人和年长的梁五,您妹妹和东关五。    骊姬笑道:“你不嫉妒吗?妹妹方面由我劝说。”  

       好!二五由我搞定,我就说夫人和您妹妹在也很仰慕他们,陛下由于年龄的关系,轻易没有这种要求了,两位娘娘感到非常寂寞,请他们安慰安慰。凭您二位的姿色,这事一定能成功。切记,刚开始的时候,关于四公子的事,您啥也别说。时间久了慢慢让他们信任之后,再慢慢地向他们渗透想让四公子继承皇位的事。

     这事一定要向您妹妹嘱咐嘱咐。这件事二五一定会和我商量。以后的事听我们的就好了!这事在按照计划进行着。

     有一天,二五向献公提出:

      “陛下以为曲沃之地如何?”

    “那是我晋室宗庙所在之处,晋国最早封为诸侯之地啊。

    “再说,从军事上来看,也是重要的地方。曲沃的守卫,您是不是有粗心大意之处呢?”   

    “你们为什么忽然说起这事?”   

    哦!是这样:“周围的列国,最近到处在增强武力。此外尽管也是重要地方,在守卫上疏忽的地方有两处。那就是西北边境的蒲,西部边境的屈。蒲是与秦国接壤,屈是与狄相邻的要地,而且是一直弃置为荒野。臣以为有尽快加固守卫的必要。未知陛下以为如何?”

    不出优施所料,献公立即就对两位宠臣的建议动了心。

    “你们二人是说想分头出守蒲和屈?

    “多谢陛下信任,但我们二人去镇守如此重地威望不足反而有招来秦与狄的欺侮。”

    “既然如此,你们看派谁去为好呢?”

    “只要蒲派公子重耳,屈派公子夷吾,这才是合情合理,也不会找来非议,这样我们晋国的守卫也会坚如磐石了。”

    “当然了,那么,曲沃又派谁去呢?

    “曲沃乃仅次于国都之地,太子也是仅次于国君之身。除太子申生之外,还有谁呢!

    献公全部接受了二五的进言,决定把申生、重耳、夷吾三人分头派往各地,命令申生扩大曲沃之地,开辟为副都,命令重耳与夷吾加筑城墙分别驻屯蒲、屈,提防秦与狄。

    申生听到献公命令之后,出乎意外,诚惶诚恐地问道:

    臣以为太子是继国君之位的人,不应该离开首都,应常待君侧;当地方的守备任务,应该是臣下的任务。为何将身为太子的我,派往那地方呢?儿臣敢问父亲大人这是何意呢?

      献公严厉地说道:

    “你不知道曲沃是我宗庙之地吗?将仅次于国都之地,命仅次于国君之人出守,你有什么不服的吗?”

    三位皇子分别上任去了,这就等于申生丢掉了太子的地位。优施对骊姬说:多半陛下在考虑立四公子为太子,如果陛下谈到此事,请夫人设法加以反对。因为这也是计策之一。关于三个皇子,二五之所以能巧妙地向陛下提出建议,这都是托夫人和令妹之福。他们俩感到十分满足。今后也希望您们这种游戏继续下去。倘若让这两个人发生倒戈,我们就会死的很难看啊,你知道吗?”

    “就照你说的办。只是和梁五在一起就会减少和你见面的机会了。”

    “本来夷吾到西部边境去了,我想腾出他这份儿多陪伴你呢。”

     几天之后,献公对骊姬说道:

    “我想立奚齐为太子,取代申生,在重臣之中有人反对。”

    骊姬想:果然不出优施所料。是的,这是个敏感问题。骊姬抑制住因喜悦而不由地绽开的笑容,故意作出忧闷的表情默默不语。

    “你对自己的儿子立为太子,不高兴吗?

    “在重臣中反对的是谁?

    “是里克他们。”

    “里克吗?我觉得反对,那是理所当然的。”骊姬说,“我也认为废掉没有特别罪咎的申生而立奚齐为太子,是不合乎常理的。陛下您不能那样做。尽管我对陛下把我和奚齐挂在心上,非常高兴,如果陛下强行立奚齐为太子,即使里克不出面,人们也以为是我挑唆了陛下的。倘若您无论如何也决定废弃申生而立奚齐的话,就请先杀了我再做吧!

    “是吗?我理解你的心情。尽管你有这么一颗纯洁的心,在重臣中好象也有人看作是你想要立奚齐为太子,对申生进各种各样谗言的。这些家伙如果真正知道了你的心情就好了,正因为如此,我才越发觉得你可爱。不管你同不同意,而我想立奚齐为太子的决心是不变的。”

       次日,骊姬对优施说:“果然象你说的那样。我是照你说的作了回答的,这就行了吗?好容易陛下那么想,我又去说些泼冷水的话,也觉得好象做了件怪可惜的事似的。”

    “这就行了。这一来陛下就会更加信任夫人了,也许能稍微改变一下里克这些人对夫人的看法。今后也请夫人对陛下别说申生他们的坏话就行。”   

     “被派往曲沃的申生虽然不满,但也无济于事。哪怕就这样不管他,申生也一定会在曲沃造反的。再说,陛下的身边有二五。关于申生的事,我会让二五巧妙地渗透给陛下,这方面的事您就交给我们好了。希望夫人和令妹把梁五和东关五招待得更好一些……”   

 

 

但是,优施的关于申生会造反的预测,并没有那么简单地被他说中。

    遭到骊姬蒙蔽的献公,尽管想以奚齐取代太子之心没变,但申生在曲沃施仁政得到了百姓的认可与信赖,扎扎实实地实现扩大地盘把曲沃建为晋国副都的标准,哪怕是献公,也无法废掉没有一点过错的申生。

 一晃三年的时间过去了,事情似乎毫无进展,骊姬渐渐地焦急起来。   

    我已经开始讨厌梁五了。骊姬对优施说道:“你到底准备让我和他搞多久?   

    不是要等到四公子当上太子为止吗?

    “这还要多久呢?”

   您可不能着急。对我们来说,二五可是我们手中一枚重要棋子啊。眼下如果他们反戈,过去我们所做的一切,便都化为泡影了,而且最要命的是我们都得付出惨重的代价。再说了,申生有里克和荀息那样的重臣追随着他。苟息在不断地向陛下进言,要求让申生还都。在陛下的身边,能够阻止这一点的也只有二五。请夫人好好斟酌一下这事,可不能对梁五粗心大意呀!”  

     又过了一年。优施说道,二五该会向陛卞进言让他命申生出兵去东山攻打赤狄。陛下听不听这进言,全在夫人您了。请您考虑这关系到四公子的命运,这件事一定要用诚信来打动陛下的心。 

    优施详细地谈到骊姬必须做些什么,说些什么。 

    “让申生出兵,那能达到什么目的呢?”

    “东山的赤狄是个强敌,因此十成中有七成会打败仗的。申生如果战死,也就完了,但即使回来,也会被追究责任,不管怎么从轻发落,也会被剥夺太子地位的。申生如果胜利了,到时候再另想良策了。”

    这天晚上,骊姬使出了各种解数去满足献公。照着优施说的,在与献公合欢之后,骊姬就放低声音哭泣不止。

    献公还以为那是骊姬沉缅于欢乐之中感到满足了呢,谁知骊姬却总是哭泣不止。献公觉得好生奇怪,问道:

    “怎么了?骊姬。”

    而骊姬却不回答,依然哭泣不止。

    “喂,我问你怎么啦。不是喜极而泣吗?

    献公摇着骊姬的肩膀说,骊姬总算开了口。

    “今天晚上,我也是特别高兴。正因为高兴,才不觉悲从中来,连自己都不知如何是好了。请恕罪。”

    “有什么可伤心的?”

    “就是陛下的疼爱。”   

      我的疼爱?

    “是。一想到要不了多久就这种快乐就不属于我了,就伤起心来……

    “这是怎么回事?   

    “申生……  

    “你说申生怎么啦?”

    “陛下,我到目前为止,说过申生的一句坏话吗?”

    “没有。”

    “哪怕是陛下说想立奚齐为太子的时候,我都是为了申生而劝阻的。”

“是这样的啊。”

 “尽管这样,申生却说我挑唆陛下,想立奚齐为太子,岂止如此,还散布说,陛下因遭到我的惑乱而忽视了国政。”

    “申生竟然说出这种话……”

    “重臣们一个个都跟着申生跑,所以这些话陛下听不见。也有人说他在曲沃致力于施仁政拢络民心,也是为了一旦造反的时候让人民依附于自己的一种准备。我在以前也只相信申生是个诚实的人,以为他造反之类的话只不过是莫须有的谣传,但一听到最近他在曲沃那边的所作所为……"

    “我知道,他那是扩大曲沃之地为原来的两倍是我让他做的。我也知道,当地的人都敬慕他,百姓人数也增长了几倍。那么说,也有人说,他在悄悄地增强武力,暗地里组织大军……”

    “这事我也听说了。没有错儿,他是在准备着造反。倒不如陛下您隐退,把位置让给申生如何?这样做,我就能够我就能和陛下长相厮守了,也就用不着父子相争的惨事了。” 

    “这怎么行呢!若是被自己的儿子夺去江山,岂不被天下诸侯耻笑。好了,好了。你用不着愁眉不展地想它,只要安心地在我身旁就行了,我自有办法。

    第二天,二五向献公传达了申生的动向不稳,进而此刻何不让申生去征讨赤狄。献公听罢二五的申奏,当即下定决心说:“嗯,此计甚好,正合朕意。”

    得知这一情况的里克,旋即来见献公,认为让太子出征不当。想加以谏止,但献公顽固地拒绝了。里克慨叹退出之后,便向曲沃派出急使,建议申生出逃吧,晋国没有你的立足之地了。然而申生却说:

    “或许父王有杀我之意,但违背出征命令罪过更大。留给我的唯一出路,就是这一战必须胜利,别无选择。”   

    说罢,悲壮地决心出征。申生这种心情感染了全军.士气大振,这次申生大破赤狄,凯旋而归了。

  

百科的文章(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广告

本文行家向Ta提问

张玉兰_思文1966年6月13日出生,籍贯:黑龙江省北安人。现住北京,自由撰稿人、文史研究者,作品先后发表在各类报刊杂志,2006年协助著名辽金史专家王德恒先生搞辽金西夏史研究和东北亚丝路,至今已经完成24个课题,文章发表在《知识就是力量》《内蒙古日报》《北方新报》《吉林日报》

行家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