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秋战国历史百科

广告

骊姬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一)

2011-11-21 19:30:27 本文行家:张玉兰_思文

晋献公征战骊戎夺得骊姬立为夫人,龟甲占卜结果不吉利,晋献公认为得到了骊姬及其妹妹两个美女这是比什么都值得的结果,晋献公“爱美人不要江山”的君主,他晚年发生的“骊姬之乱”,连自己亲生的儿子都被杀害或被驱逐,曾经使晋国遭受了巨大挫折,几至于把国家推向破亡的境地。这一切后果的始作俑者就是本篇的主人公骊姬。

周惠王二年,晋武公死了,他的儿子献公即位,是为晋献公。

当时的晋国是个拥有河南北部和山西大半的大国,西北与夷狄之国接壤。

晋献公是晋文公的父亲。提起晋文公,人们都知道他是声势显赫的“ 春秋五霸” 之一,文公创立的霸业, 曾经威震华夏大地,延续了近百年之久,文公之英名, 也由此而永垂史册, 受到万世称颂。一提晋献公, 人们总会联想到他是一位“ 爱美人不要江山” 的君主, 他晚年发生的“ 骊姬之乱” , 连自己亲生的儿子都被杀害或被驱逐, 曾经使晋国遭受了巨大挫折, 几至于把国家推向破亡的境地。这一切后果的始作俑者就是本篇的主人公骊姬。

故事还得从头说起,那时候晋献公已经从小国贾国所娶夫人之外,作为侧室,还宠爱着由北边异民族狄国那儿娶来的狐氏的女儿狐姬及其妹妹。而在即位之后的皇后候选人,既非贾姬也非狐姬姊妹,却迎娶了武公的侧室齐姜当了正夫人,立其子申生为太子。

图片 1图片 1


 

    齐姜,是位于山东在诸侯中称霸的齐桓公的女儿,当时武公娶齐姜为侧室也是和亲的一种方式,为了与齐永远保持着友好关系。献公在武公生前,就与齐姜勾搭成奸。

献公烝齐姜,生秦穆夫人及太子申生。

    《左传》上有上述记载。所谓“烝”,即与比自己身分高的女人私通之意。稗史更有具体的记述:

    武公已老不能御女。太子(献公)悦而淫之。

    献公与齐姜之间先生下女孩,名伯姬,后来与其母一样,为了象征友好,把她嫁给了秦穆公。随后生下男孩申生,申生立为太子时已经二十三岁了。

    献公与贾姬之间无子,与狐姬之间生次子重耳,与狐姬妹妹之间生三子夷吾。长子申生立为太子时,重耳二十一岁,夷吾二十岁。 

    齐姜在晋献公迎她为正夫人四年之后,就死了。

    翌年,晋献公看上了西方异民族骊戎的地盘,准备进兵吞并骊戎,为了做到心里有底,他首先命大夫史苏占卜算一卦看看吉凶。

    史苏将龟甲投入火中,观看其龟裂的形状。龟甲呈现两根纵长裂纹。两根裂纹互相拥抱,形状弯曲,于两端相交,略略描绘着横的一个椭圆形。而在其椭圆形的正当中,还有一根细细的裂纹。史苏看到这种情形直摇头,说道:这一仗打赢了也不吉利,也就是说只要战就能赢。

    献公有点不高兴,责怪史苏说说这到底为什么?

左右之线于两端相交。这标志着双方无分胜败,右边线形成包围左边线的形势,表示我晋吞并骊戎。此左右二线于两端相交,勾画出口字形,正中有细线一根。此乃口中含棘之形,标志着谗言将起。也就是说即使战胜骊戎,到后来也会因谗言而乱国,意乃胜败难分。”  

    “因谗言而乱国?你是说我听信谗言而乱国?

        不。即使陛下不这样,君侧的人也难保不被惑乱。”

    好的,我明白了。不是已经现出了战必胜。战后归战后,我警惕就是。”

    于是,晋献公大军西进,一举消灭骊戎,并夺得戎王之女骊姬及其妹妹凯旋而归。那时候骊姬十六岁,其妹妹十四岁,正是含苞待放的两朵花儿,她们比起申生、重耳、夷吾来,还年轻十来岁。  

    重耳和夷吾的生身之母狐姬姊妹已经四十过半了。晋献公如获至宝,他的心被夺来的两个年轻美貌的异族姑娘所征服,片刻也不让她们离开自己的身旁。

    凯旋归来三个月之后,继去年故去的齐姜,将骊姬立为正夫人。    在庆祝宴席上,献公看着默然列席的史苏,挺胸说道:

    “谁来给史苏斟上一杯酒,庆贺一下。但就不要给他吃庆贺菜了!史苏,你该记着的吧,你曾说过胜而不吉。我们确实胜利了你说的话,有一半是说对了。用这杯庆贺酒来犒赏你。但是,你说的不吉,却没有说对。在胜利之后我得了这么一位美丽而温柔的夫人。还有什么比这更吉利的呢?什么是口中的荆棘!你没说对的那一半,作为惩罚,不给你庆贺菜吃。”

    史苏把给他斟上的酒,一饮而尽,说道:

  我在当时,只是如实地说出了龟甲所表明的事情,显现出来的确实是胜而不吉。但是,现在想想,我还有看漏的地方。”      

“嗯!是呀,谁也会有过错的,我并没有怪你呀。”晋献公非常满足似的点着头说。

——不,不对啊!史苏暗自在心里合计。按龟甲裂纹,自己所说的并没有错。所谓的“看漏的地方”,就是那裂纹,与此同时,呈现出了一个年轻的女阴外形,所谓那个女阴,不正是此刻作为正夫人坐在献公身边的骊姬吗?

    史苏,你有什么心事?我的玩笑也许过了火。我并没打算责备你。喂,谁来给史苏敬点庆贺菜肴,也敬酒。”

    晋献公十分高兴的样子。

    过后,有好朋友问史苏,史苏说道:

女人。我忽视了龟甲上显现出来的女人。也就是晋国以武力战胜了骊戎,但是骊戎以女人的力量战胜了晋国。胜而不吉,因谗言而乱国,胜败难分,这事该是不错的。眼看这时候就会到来。”

让我们拭目以待吧……

骊姬刚被带到晋国首都绎城来的时候,还是个白皙肌肤,青色瞳孔。含苞未放的纤细而可怜的少女,但在瞬间蓓蕾就开出了丰满的花朵。晋献公立骊姬为正夫人,也就是在这时候。



在此后还不到一年的时间里,骊姬就和晋献公身边的一个名御用乐师优施发生了不正当的通奸,优施也是骊戎出身。晋献公不但没察觉,反而对骊姬的宠爱日益加深。骊姬也装作让他相信,努力地迎合他的欢心,就更不必说了。

 

    骊姬在优施之外,也向申生、重耳和夷吾暗送狄波。有一次,骊姬躲在长廊尽头等待申生从献公处退出的地方,她把他叫住了。申生默默地施了个礼想回去时,骊姬却故意大声说:

 

    你为什么躲着我啊,我又不吃你?”

    申生无奈只得跟着她走,骊姬把申生带到了庭园的亭子里,让他坐在长椅子上,然后故意偎倚着他说:

 

    申生君,我一直默默地爱着你,你知道吗?。”

    您想干什么?母亲大人……”申生故意把比自己小十二岁的骊姬称为“母亲大人”说:“这也许是你们夷狄的风俗吧,但这是在晋国,请您学习我们晋国的风俗。”

 

    然而骊姬并不生气,也不放申生走,继续挑逗申生说:

    “申生君,你是不是看不起我是夷狄之女啊,你的父亲不是也和相当于他母亲的人私通才有的你啊,这不也是晋国的风俗吗?你就用你父亲的那一套对侍我,又有什么关系呢?

 

    您真是个可怕的人。请您放开手。不然我就告诉父王。”

    请,你愿意怎么告就怎么告状好了。陛下反而怀疑的不是我而是你呀!”

    母亲大人,请您就别再调戏我了,放过我吧。”

    申生用尽力气甩开了骊姬就回去了。不象父亲献公,申生是个腼腆诚实认真的孩子。   

    骊姬不甘心,又用同样的方法对重耳说了同样的话:   

    重耳君,我一直默默地爱着你,你知道吗?”

    重耳听任骊姬的依偎,默默不语。他不象申生那样想尽一切办法想跑。

    重耳君,你说话呀。申生君好象看不起我这夷狄之女,你也看不起我吗?”

    我母亲也是夷狄的女子,我怎么会看不起呢!看不起您不就等于看不起我母亲吗,更何况您现在就是我的母亲啊?我是曾经想得到您,那就是我父王从您的国家把您夺来的时候。父王和您的年纪相差太远了。我当时还以为父王会把您们姊妹给我和弟弟,激动得心扑扑直跳,可是,父亲他却占有了你们姐妹俩。”   

 

    你是说我已经成了陛下的人,就不喜欢我了吗?”

    就是现在,也还是不会不爱的。”重耳抓住骊姬伸过来的手按在膝上说:“只要父王肯把您给我,我还是会高兴地接纳您,否则,没戏!”

 

    “你是害怕陛下吗?

    “害怕是真的。但那是怕父王,怕自己,还是怕您呢?

    我自己也不明白。

    重耳与申生不同,但毕竟也是个认真的人,重耳也离开了。

    骊姬也对夷吾说了同样的话:   

    夷吾君,我一直默默地爱着你,你知道吗?”

 

“您也跟哥哥他们这样说了吧?”夷吾一面应付着依偎过来的骊姬,一面说。   

 骊姬微笑着点了点头。

    夷吾也笑了,说:“申生生气跑了,可是重耳高兴地抱了您,是这样吧?

    “不!重耳君也跑了。尽管他没象申生怒气冲天。”

这就怪了,重耳一直说有机会想抱抱您,可是机会就摆在眼前他为什么没行动呢。”

既然这样,那就是还有希望了。”

    您与他们不同,懂得享受人生的快乐时光,不是吗?”  

    “夷吾把搭在骊姬肩上的胳膊拉过来,用一只手抬起骊姬的下颚。骊姬那白暂的脸面血往上涌,与夷吾热烈地接吻。 

    我不会跑的。”

    夷吾松开手之后,骊姬拦住说道:

“在这不行。今天晚上你悄悄地到我的房间去吧,我等着你。   

就这样,骊姬在三兄弟之中,只和夷吾私通起来。

    不久,优施就发现了这个秘密,有天晚上优施就对骊姬说:

    最近,,好象你和夷吾的关系不正当啊,常常暗中幽会……”

    “这又怎么了?你是说和你有什么不同了吗?骊姬把身子交给优施,这样说道。

    我是警告你得对陛下小心才行……

  “这我知道,和你的事也是一样,你不会是嫉妒了吧?

 

    “我有什么嫉妒的。夷吾敌不过陛下,陛下敌不过你。还没有人敌得过你呢!   

    “重耳呢? 

  重耳不行,那孩子太认真没戏,只是想以他取取乐而已。”

   优施听到这话以吃惊的神色凝望着骊姬。

其实当时的骊姬,对申生、重耳和夷吾可没什么打算,只是把他们当作身边的玩物而已。

      

骊姬来带晋国已经七年了,献公十二年春,骊姬生了个男孩。给孩子取名奚齐。对献公来说这是第四个儿子。这时,第三个儿子夷君已经三十三岁了,所以奚齐是间隔三十二年之久生下的儿子。正因为如此,献公的高兴劲儿非同小可。只要得空,他就跑回寝室去看望这个婴儿。   

献公的这种喜悦,也是对骊姬眷恋的加深。但是,骊姬心里明白,奚齐的父亲究竟是谁她也搞不清楚。然而骊姬并没特别把这事放在心上,奚齐的父亲是谁不重要,是自己生的儿子这一点是确实的,不管怎么说奚齐是献公的第四个儿子这没错。

    生下奚齐之前的骊姬,虽说被立为献公的正夫人,她却没把晋国当成过自己的国家。自己的故国被侵夺,父母被杀戮,她只不过是被带到这个国家的夷狄女人的这一想法,是抹不掉的。然而在生下奚齐时,骊姬的心里却发生了一个变化。她觉得由于生下这个孩子机会就来了,她能够把这个国家当成自己的国家了。退一步讲由于有了这个儿子,就能够利用丈夫和儿子建立自己的国家了。骊姬暗下决心,一定要让这个儿子继承皇位,能为被这个国家灭亡的故国争上一口气。这时的骊姬可以说第一次有了生活目的。   

为了达到这一目的,无论付出什么样的代价都是值得的。首先,就是赶跑太子申生。即使能够巧妙地赶跑申生,此外还有重耳和夷吾呢?骊姬陷入了孤独的烦恼之中。

  

 

 

百科的文章(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本文行家向Ta提问

张玉兰_思文1966年6月13日出生,籍贯:黑龙江省北安人。现住北京,自由撰稿人、文史研究者,作品先后发表在各类报刊杂志,2006年协助著名辽金史专家王德恒先生搞辽金西夏史研究和东北亚丝路,至今已经完成24个课题,文章发表在《知识就是力量》《内蒙古日报》《北方新报》《吉林日报》

行家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