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秋战国历史百科

广告

郑庄公掘地见母是孝道吗?

2011-11-18 14:43:45 本文行家:康瑞斌

母子相见人伦之常,即使贵为王侯也是天经地义,可是如果只有通过挖地道才能与亲生母亲相见,这是否孝道呢?

郑庄公郑庄公


春秋时期诸侯共分五个等级,根据《礼记·王制》王者之制禄爵,公、侯、伯、子、男,凡五等”,郑国是一个伯爵国,它的第一任君主是周宣王的弟弟姬友,历史上称为郑桓公,公元前806年姬友被封於郑,但他依然在周朝为官,后来由于周幽王宠爱褒姒导致上下离心犬戎作乱,郑桓公与周幽王一起遇难,其子郑武公继位。武公娶了申国国君的女儿武姜为妻,武姜生了两个儿子,老大是后来的庄公,老二叫共叔段,由于庄公出生的时候是脚先出来的,武姜对这个难产的儿子异常反感,所以取名寤生。武姜宠爱幼子共叔段,一心要立幼子为太子,多次吹武公的枕边风,武公说,废长立幼是祸乱的根本,郑国是周朝的宰辅,怎么能自取灭亡呢?姜氏看立幼子无望便为其请求封地,武公也没有答应。前744年,郑武公去世,太子寤生登基,姜氏又向郑庄公提出将制地作为共叔段的封邑,庄公以制地险要,东虢国国君死在那里为由推脱。姜氏又要求将京地封给共叔段,庄公只好答应。

 

武姜溺爱幼子,她的目的就是想让两个儿子共有郑国,如今共叔段有了自己的一块天地,便有了与哥哥争权的野心,他大力扩充军队不断拓展地盘,兼并了西北的两个边邑,对那里的地方官发号施令,地方官迫于他的淫威不敢不从,共叔段还强行收取那里的税赋征用人民充当士兵,因此人们都叫他“京城太叔”。慢慢地他的势力已经危及到郑国的安全,大夫祭仲劝谏庄公说:先王制定的规矩,大城的面积超过国都的三分之一,中等的超过五分之一,小的超过九分之一,就是国家的祸害,现在太叔段违背先王遗命,京城不合法度,这样下去郑国将失去控制,望陛下早作打算。庄公说:母亲疼爱太叔,她要求这样,我有什么办法呢?祭仲说:陛下还是趁早给她安排个养老的地方,不要让她的贪婪和溺爱蔓延,如果任凭太叔母子这种思想滋长,那就难以收拾了。庄公说:如果太叔肆意妄为多作不义之事,那他就是自取灭亡。

 

郑国的大夫们都感到太叔的行为已经严重扰乱了朝政和民心,公子吕上奏说:一个国家不能容忍两个君主存在,陛下如果打算把郑国交给太叔,就请您允许我侍奉他,如果不给,那就请您除掉他,现在郑国人民已经不知道听从谁的命令了,这算怎么回事呢?不久,太叔段又吃掉了两个边邑,其领地已经扩展到了离郑国都城不远的廪延,公子吕急忙对庄公说:应该动手除掉他了,别让他成为祸患。庄公说:身为臣子对君主不忠,作为弟弟对兄长不义,即使地方占的再多也不会有好下场的。

 

很多大夫对庄公一再忍让的态度不满,庄公也心知肚明,刚开始的时候,他也担心过早对太叔下手可能导致郑国混乱,或者说没有充分的理由来整治太叔,那对巩固自己的地位没有补益,所以他只好暂时忍让,甚至不加遏制,直到群臣都认为太叔段的确不像话了,他才决定对太叔段下手,看来庄公是个极有心计的人。

 

太叔段则认为,自己有母后撑腰,庄公拿他也没办法,逐渐地其占领都城取代庄公的野心越发地坚定起来,也正是这种野心葬送了自己也葬送了他的儿子。太叔段看到自己兵强马壮时机成熟,于是征调了步兵和战车,修整了盔甲和武器,并与母亲姜氏密谋,姜氏作为内应,约定偷袭国都。庄公得知母亲和弟弟的阴谋后故意卖出一个破绽,假装觐见周王实则御驾亲征,派公子吕率领二百辆战车一万五千名甲士提前进攻京地,京地的百姓本来就厌恶太叔,看到庄公的部队来了倒戈一击去攻打太叔,太叔带着亲兵逃到鄢地,前722523日,将太叔段极其儿子赶出郑国。

 

姜氏听说太叔段如丧家犬一样逃出郑国,后来又传来太叔自杀的消息,就与庄公大吵大闹,庄公一气之下将姜氏放逐到一个叫城颖的小地方,并向姜氏发誓说:不到黄泉,不再和你相见。可是不到一年他就后悔了。

 

颖考叔是颍谷的地方官,是有名的大孝子,他听说庄公将自己的母亲幽禁起来,于是带着礼物进献,庄公留他吃饭,席间庄公看到颖考叔将肉放在一边不吃就问他缘故,颖考叔回答:小人家中尚有八十岁老母,小人的食物都让老母亲先吃,可是却没有尝过君王赐予的肉羹,我要将肉羹带回去给母亲。庄公对颖考叔大加赞赏并羡慕地说:你有老母孝敬,而我虽有老母却无法尽孝道。颖考叔故装不知问道:小人冒昧问一下,君王说的是什么意思?庄公就把前因后果说了一遍,并流露出后悔的意思,他说,幽禁母亲其实并非自己本意。颖考叔说:若是君王想见母亲也很容易,臣下有一个办法,保证不让你食言还能见到太夫人,庄公喜出望外请求赐教,颖考叔说:挖地道啊,地道可以挖深一些,出水了不就是黄泉吗。庄公大腿一拍,这事就由你来办吧,要人给人,要钱给钱。

 

郑庄公掘地见母郑庄公掘地见母

 

颖考叔带着民夫日夜兼程换着班的挖掘,一年后母子俩在秘密地道内相见了,这真是历史上绝无仅有的一次见面,其见面的场景也是绝无仅有的另一番景象,毕竟血浓于水,见面的一刻母子俩相拥而泣,从此冰释前嫌。

见到母亲的那一刻,庄公唱到:“大隧之中,其乐也融融。”

姜氏也附和到:“大隧之外,其乐也泄泄。”

郑庄公软禁母亲逼不得已,掘地见母也属孝道!

分享:
标签: 春秋战国 郑国 郑庄公 孝道 | 收藏
百科的文章(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本文行家向Ta提问

康瑞斌笔名不敢枉言。文史研究者,新浪网名博,腾讯网名博,对春秋战国、三国历史情有独钟。作品常发表于《世界华人周刊》《百家讲坛》《南方》《北京城管》《南京日报》《中国劳动保障报》《中华工商时报》《驻马店日报》《珠江晚报》《山东商报》《洛阳晚报》《宜宾晚报》《新快报》《新商报》等报刊。QQ:460579658

行家更新